触景生情

上午去看望单位一名退休老干部,让我想起了父亲。老人侧卧床榻,因中风失语,我们近前,他咿咿呀呀半天,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,那模样像极了临走时的父亲。

父亲当年也是中风,右半身不能动弹,开始时还能对话交流,到后来嘴唇也不听使唤,发音吐字含糊不清,难以辨认,只有一直服侍着他的弟弟能听懂一些。他说得辛苦,我们听得也辛苦,后来干脆就不说了,想表达什么,用眼神和手势比划着来。

到了临走那一天,他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,我守在床边,弟弟在房外抽烟。突然,父亲挣扎着要坐起身,咕哩咕噜说了一长串什么,我听不明白,赶忙叫弟弟进来,弟弟到时,父亲已恢复了平静,问他什么都不开口。从那之后,一直到他离去,再也没听到他发出什么声音。

没有听清父亲最后的遗言,没能让父亲给他未来的孙子/孙女取个名字,是我此生两大憾事,每念及此,不禁黯然心伤,潸然泪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