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有个族叔中风走了,在他四十出头的年纪。遗下一双儿女,儿子才刚出生一个多月,嗷嗷待哺。印象中这个族叔不烟不酒,寡言少语,为人处世比较勤恳踏实。从事饮食行业,估计平时吃得比较油腻,不经意间埋下病根。

二、自从父亲和祖父故后,对于死亡不再恐惧。只是更加深切的感受到,生与死的转换只在转瞬之间,活生生一个人,说没就那么没了。人死万事空,灵魂脱了壳,剩下一副躯体,任人摆布。别人哭、别人跪,被人抬、被人埋,已与己无关。

三、父亲也是中风走的,中风加肿瘤。肿瘤要开刀,会大出血;中风要活血,疏通血管,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。辗转各地寻医问药,医生的答复千篇一律:要么冒着风险上手术台,可能麻醉后不再醒来;要么就是所谓的保守治疗,也就是……等死。我不知道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都在想些什么,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,应该还有许多未竟的心愿。但是病魔把原本撑起全家整片天空的他变成一个皮包骨头的病老头,蜷卧病榻,浑身插满针管。那年父亲节,我问他有什么愿望,他说最希望能够下床走路,我不知该怎么作答,躲闪着他的目光。

四、我们一直认为父亲是一个健康的人,胃口好、力气大,体格健硕、精神矍铄,就连感冒发烧都少有。祖父神志尚清时,逢人便夸自己迁的祖坟风水好,家里没有人住进过医院。其实不是这样。健康与生不生病住不住院没有什么必然联系,有些病平常难以察觉,一发现就已是终章。

五、我现在经常回想,其实父亲的病不是毫无征兆的。此前一个时期,母亲几次告诉过我父亲的变化,比如嗜睡、精神变差等,当时我们以为这是步入老年的正常表现,没有往坏的方面去想。农村人素来惜钱,没有去医院体检的习惯。我提过几次,种种原因,最后还是不了了之。悔之晚矣。

六、过了30岁,很明显的感觉到各项身体机能在下降。年轻时吃香喝辣、彻夜狂欢,一觉过后便能满血复活。现在耐受能力越来越差,恢复周期越来越长,还会多出一堆这样那样的小毛病。上次体检,脂肪肝依旧,多了一个甲状腺结节,红细胞、胆固醇、尿酸偏高,还有前列腺钙化灶。医生给了一长列建议,戒烟少酒、低脂低糖、多吃蔬菜、定期复查。

七、父亲的饮食习惯不好,比如进食快、嗜好调味品、喜欢腌制食品、很少吃蔬菜等等,抽烟一度也比较凶。受其影响,我也大致如此,只是知其危害,下意识的有所节制。有两个父亲没有、而我比较严重的问题,一个是肥胖,一个是酒。肥胖几乎与生俱来,从小被人叫胖子,现在进化成了肥佬。尝试过减肥,也一度有过一些成效,总体仍是不如人意,现在依然在不懈努力。酒是一个很大的麻烦。杜绝社交,将会没有朋友;参加社交,酒总会是不可或缺的媒介。我自制力差,一喝开头就刹不住车,往往伤身误事。这两天便是如此,虽然事后无比后悔,但不敢保证下次不会重蹈覆辙。

八、减肥要继续,但要提高科学性。不能过度节食和低效运动,凡事太极端总难长久。要在饮食结构调整上做一些尝试,隔一段时间不吃粉、面,每天保证大量的绿叶蔬菜。下更大决心拒酒控量,以不伤身误事为首要前提,可以适当学些手段,不要过于实诚厚道。其实如果一家团聚,酒的问题或许会有所改善,可是……唉,不说了,又触及伤心事。总之,终归是要改变的,为了身体,为了健康,为了好好的再干几十年革命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