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又为何时回来的事情生气。从我的角度去看,辞职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,工作交接什么的,无非是走个流程,用不了多少时间。但是从达成共识算起,已经更改过数次期限,每一次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拖延,而且若非我过问,从来不会主动告诉我进展。除夕新年,是最近一次约好的期限。上周还答应得好好的,结果这周又说有些业务还没交接完,过完年还要再回去半个月左右。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除了把这种做法理解为欺骗,实在找不出其他解释。诚然,我知道她并非存心欺骗,我也没有什么好欺骗的。但是我实在想不通,什么工作需要交接这么长时间,而且什么时候交接完,连个准日子都没有。虽然隔行如隔山,但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,这完全在我的理解范畴之外。我讨厌等待,这一两年来,我几乎都在各种各样的等待中度过,已经深受其害。这种没有限期的等待,更是让我焦虑、不安乃至恐惧。我这人心小、多疑,想象力丰富,会设想各种各样的可能,比如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、是不是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。建立信任难,摧毁它却只需要几个小疑问。我不是不能接受她再迟个半个月回来,我接受不了的是一次又一次随意变更。从来没有守过约,我凭什么相信这一次说的就是真的?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强硬态度,仍然一意孤行我行我素,推而论之,假如发生了什么变故,拿什么指望会为我改变一些什么?我知道自己性格不好,很多地方也有不对之处,正因如此,才更迫切需要多一些相处磨合。多一天分离,就是把彼此之间的裂缝撑大一分,这样下去,迟早会变成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该说的我都说了,能做的我也都做了,其他的,就看她的选择和命运的安排了吧。

二、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我创建过一个微信群,以前大家都还是单身的时候,吃吃喝喝,一呼百应。活到这个尴尬的年岁,伤心地发现,心烦想喝要喝两盅时,发现他们都没有空。有带一个娃的有带两个娃的,厚着脸皮把他们硬拉出来不是不可以,只是没多大意思。所以干脆退了群,君子之交淡如酒,不必微信天天聊。

三、倒是有同事很心有灵犀的叫去唱歌,爽快赴约,碰到的却是一屋子麦霸,他们去KTV居然真的是为唱歌,居然没什么人喜欢玩骰盅。不好意思自斟自饮,只能陪了一晚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四、本周工作任务相对比较轻松,有空去拜访以前的同事。天南地北聊了一通,达成关系就是生产力的共识。于是决定邀请一个共同认识的同事、朋友吃饭,一番对接,对方提出叫上两个同学一起,一问名字,竟也认识。在小地方,看似不相关的两个人,都会存在某种形式的关联,只是知与不知、想知与不想知而已。

五、阿里云客服给我电话,问我的网站有没有上云计划,我说等我出名先,对方听后愣了一会,明白意思后跟我一起哈哈大笑,后来的对话明显感觉到她有笑意。我可能是她今天遇到的最有幽默感的客户,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