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去摆汇报会的座位牌,有两种意见,一种认为市领导和其他人员分开两边,另一种认为领导小组成员和市领导坐到一起,其他人员坐对面。原来照第一种意见摆了,后来又改第二种,大费周折。摆座位牌是门大学问,不仅有成文的规则,还有各种潜规则,需要多看多问多体悟。

下午的汇报会开得还算比较顺利,书记脱稿讲了一些内容,很实在,也很有深度。上次主任交待过以后书记的讲话要录下来,后来事多给忘了,连录音笔都还没买。党徽准备得也不够,下周要多拿一些在办公室放着。